沼泽乐队以古琴摇滚 奏一幅广州浮世绘_ 艺术中国网络堵塞

沼泽乐队以古琴摇滚 奏一幅广州浮世绘_ 艺术中国网络堵塞

沼泽乐队以古琴摇滚 奏一幅广州浮世绘_ 艺术中国网络堵塞

解带发表于 曼伦网赚平台_创业商机_网上赚钱_赚钱方法
海亮描述自己,是一个情感很丰富的人,又因为改制和演奏古琴、弹了20年的吉他,和人握手的手劲也特别足。如果说鲍勃·迪伦给吉他插电改变了摇滚乐的历史,那么海亮给古琴插电,在相当程度上也改变了后摇的历史。 到《琴晚》的录制,海亮已不再仅仅是传统古琴的弹奏,而开始像冰岛的后摇乐队Sigur Ros用琴弦拉吉他一样,开始用弓弦拉奏古琴,这种尝试也是前无古人。而在技法更为成熟之后,海亮的内心世界也可更为直观有效地呈现。 扎根广州几近二十载,从当年不被看好的校园小乐队,到2001年重返广州后的境遇困窘的兼职音乐人,再运作日渐成熟的专业独立音乐制作团队,也被名导演娄烨选中为其电影配乐,以海亮为核心的沼泽乐队成军也将二十年。 就如同乐队名“沼泽”,这样一个被认为毒气弥漫但实际上生态系统极其丰富的矛盾结合体,乐队的作品同样带有各种矛盾的对比,如古对今、中对外、时间对空间、爵士对后摇等,不仅风格多变,情绪表达也不一。 海亮表示,文化多元的广州为乐队的发展孕育了一个良好环境。走出街头,粤语、国语、英语混杂,早已见怪不怪。曾以外来人的身份寄居广州,如今,广州的文化气息已深深打入他的脑中,影响他的音乐,也影响他的生活。 今年10月中旬发行的专辑《琴晚》就带有明显的广州特色。整张专辑在一座大厦的天台上拍摄录音,这也是他们首次尝试在室外完成专辑录制。七首作品,分别讲述了从黄昏5点到第二天清晨5点,酉、戌、亥、子、丑、寅、卯等七个时辰里发生在广州的七个故事。这些故事分别以工作、爱情、家庭、个人情绪等为节点,讲述的正是这座城市的平凡人的平凡生活。这其中的创作动机,主要来源于海亮。 至于在天台录制,海亮说,这也是一种创新的想法。一方面,在天台上可一览城市景象,与作品主题的表达更契合;另一方面,乐队具有这样的客观条件。此前也有过现场玩音乐并录制的经验,而改装后的电古琴在室外具有更好的降噪功能等,技术上的掌握,让乐队的这个计划具有可行性。 不过,既要符合录制条件,又要能直观展现广州城市气息,这个天台,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找到。最初海亮相中了北京路的一个空间,但老板不愿意把场地租给乐队,只好作罢。而后海亮拜托多方关系寻找合适的场地,热心乐迷和朋友也给他推荐不少地方,但都因与自己的设想不合而放弃。 直到有一天,在Band房排练的贝斯手阿来拿出手机随手拍下窗外的景——大厦林立,广州塔以及珠江新城一带的建筑引入眼帘。看到这张照片,海亮惊喜地大叫,“对!要的就是这种感觉!”这无意的发现,让乐队决定把录制地点定在已排练多年的Band房所在的大厦顶楼,广州南泰路批发市场附近。 这次录制的视频作品《寻晚》,海亮也说有点“四不像”:不像MV、纪录片、虚拟现场,后来干脆就称作“全影像”。海亮表示,乐队常常创作出颠覆传统的新事物,以至于有时候他们自己也不知该如何为其命名,“这次全影像可能就跟泛摇滚相似吧”。 《琴晚》里的故事情节,大多来自海亮的个人经历。乐队再利用古琴和摇滚三大件乐器的演奏,将这种情绪结构表达出来。作品初稿出来后,海亮考虑再三,决定把其中许多包含故事内容的台词删掉,“删掉这些文字,是为了给大家更大的想象空间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,也正如我们人生万象”。 广州一向被认为是摇滚乐的贫瘠洼地,但随着近几年的发展,广州甚至南方的独立摇滚乐队在全国已产生了不容小觑的影响。沼泽乐队作为广州独立音乐圈的典型代表,摸爬滚打多年,更加沉淀,也更具个性。今年12月12日,沼泽乐队将在星海音乐厅举办乐队第一场专场演唱会,从Livehouse到音乐节,再到剧场演出,沼泽队不断地在突破新的自我,也致力于创作更好的音乐。 海亮说,很感谢对他们的音乐产生共鸣的朋友,“尽管我们的音乐小众,但很幸运,能够找到知己。”
发表于